Hi:欢迎来到无忧论文网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首页 > 文学论文 > 语言文字

在网络文学中女性形象传统回归的探究

作者:2014-09-05 14:16:00阅读:文章来源:河北工艺美术学校
     随着生产力的逐渐发展,社会分工的变化,男性逐渐取代了原属女性的崇高地位,成为社会权力与统治的核心。在历史制度的变迁沿袭下,男性掌握绝对的话语权,男性文化体系逐步完善,特别是封建制度沉淀下来的价值观和思想逐步扼杀并泯灭了女性的自主意识,女性沦为一种无独立地位的附属品。
(一)怨妇与红颜薄命
     《诗经》中不乏此类代表。日居月诸,照临下土。乃如之人兮,逝不古处?胡能有定?宁不我顾《诗经·日月》。自我徂尔,三岁食贫。淇水汤汤,渐车帷裳。女也不爽,士贰其行。士也罔极,二三其德。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于暴矣《诗经·邙》。妇女被抛弃后痛苦不堪,愁闷而终日恹恹。只能以诗言悲,以诗吐怨。《红楼梦》为我们塑造了一批红颜薄命的群像,上至达官显贵,下至侍女丫鬟,无论是学富五车的,还是目不识丁,从泼辣张扬到含蓄内敛,归宿或死、或皈依,或背井离乡,此类种种,不一而足。
(二)才子佳人的悲喜剧
     鲁迅的小说《伤逝》中的主人公子君,虽接受了新思想,敢于和涓生自由恋爱。但终日沉浸在家庭生活的琐碎小事中,最后还是沦为家庭主妇,并由于生活的窘迫,被丈夫抛弃。当女性把自己的幸福寄于自己的爱情及婚姻,就必然导致了女性对于男性的依附,这本身就是可悲的。《西厢记》倒是有了一个完满的结局。但在长亭送别中,我们分明看到崔莺莺那但得一个并头莲,煞强如状元及第的无力呐喊时,立刻明白所谓大团圆,只不过是崔莺莺把爱情和幸福附着于张生身上而已。
(三)第二性的呐喊
     当代文学中,人们赞誉张洁的《爱,是不能忘记的》、映川的《女的江湖》塑造出了一些具备主体冲击性的新女性形象,尽管文章主人公命运各不相同,但不难发现她们都是背负着传统道德、责任枷锁去围绕爱的选择权徘徊。从这个意义上说她们更像是当代版的张爱玲。
波伏娃的《第二性》提及女人不是天生的,她是被变为女人的。这句话很巧妙地点出了女性本身反抗的苍白。女性的弱势形象使得爱情与婚姻成为她们最可靠的避风港。
     自近代女权主义运动兴起以来,妇女解放思潮风气云涌。进入20世纪下半叶,中国社会的男女平等似乎不再是口号,而是真真正真体现在社会文化生活的方方面面。在传统文学表现形式中的女性形象更多的体现出了平等、自主的行为意识,但在文学人物的行为模式依然在遵循着半边天的不变定律。真正的颠覆性形象出现还是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互联网技术大行其道之后。互联网这种新的技术手段成为艺术形式的有效推动一种全新的文学形式——网络文学出现在神州大地。网络文学作为传统文学的一种超越,其非线性特征与后结构主义主义者罗兰巴特所倡导的文学开放性特征不谋而合,拓展了文本空间,使传统印刷媒体的中有限的死书变为可再生的、多线多向的活书,网络文本还有多媒体,表现多重感官刺激与强大的交互性。
在这个无限广阔的虚拟平台上,网络写手为我们展示了与众不同,甚至令人瞠目结舌的女性形象。
(一)自恋的放大与张扬
     有人说,女性是从属于都市的,反之亦然。多元化的都市中,女性必然会有对抗主流、颠覆中心的行为出现。安妮宝贝就是其中的代表。安妮宝贝笔下的人物有类型化的特征,她们感情忧郁、自恋且独立,她们追求爱情却不愿为之做出改变,她们心灵脆弱易碎,本能地躲避任何可能受到的伤害,却又在不自觉地在逐爱中伤害自己。有典型代表意义的是她的小说《观望幻觉》中的安。安独立不羁,她需要爱情,但不需要长久;她需要温暖,但不需要家庭。她不肯为谁停留。作为一个独处大都市的异乡女子,能够依靠的,只有双手和脑子。她不愿为男人牺牲,因为这样会丧失经济的独立,她不愿向男人妥协,因为这会失掉个人态度。这样的人物大量出现在安妮宝贝的创作中。女子的性格不羁,映衬男子形象的软弱。读者会强烈地感受到男人总是犹豫不决。安妮宝贝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达出她对男性的警惕和疏离。安妮宝贝这种独特的对女性的关怀备受追捧,女性读者用爱戴她的方式来体贴和关怀自己,她们聚集起来而产生力量,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深刻影响了世纪末中国的文化审美和认知态度。
(二)用身体创作
     女性主义者认为,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充满了对女性的忽视、遮蔽及压迫,让女性无法形成自己的知识传统,身体才是女性最真实最可凭藉的部分,由此女性主义者提出身体写作,号召妇女必须把自己写进文本――就象通过自己的奋斗把自己钳进历史一样――以书写身体的方式来对抗男权的遮蔽和压迫。
     木子美就是为此而来。写作中的木子美拒绝灵魂和情感的介入,是完全不动心不用情的纯粹欲望化行为。从《遗情书》开始,木子美的奉献是彻底的赤裸裸,从不考虑历史、道德的因素,没有理性、灵魂的牵绊,具有空前的自由,她可以在任何时候与任何地点与其他的身体产生关系,没有借口,无需理由,任何联系方式都可以成为身体释放的前缀,她自己也说道:睡在那里都是睡在夜里。这样的身体是最美的消费品。她完全突破道德底线,以挑衅的态度宣示挑战 的姿态:要采访我,必须先和我上床;在床上能用多长时间,我就给你多长时间的采访。对男性来讲仁是一种道德期待和追求,对女性来讲,隐藏身体并控制欲望则是天然的道德准则。木子美的做法与以往满足男性窥视癖需求的色情文学截然不同。男性对女性身体的色情化塑造是为迎合自身的口味和需要,是主动消费。面对木子美这样的情色展示,完全违背了男性在道德上要将女性身体控制起来的欲望。男性被冒犯产生的恼怒不断放大木子美所造成的事实。海量的批判加口诛笔伐蜂拥而至,木子美终于从最初的雷打不动,冷眼笑对变成不知所措,愤然离场。她的曾经的文字也被媒体炒作成了更趋情色化的男性消费品。至此,女性形象的颠覆也达到了顶峰。也是迄今为止仅有的范例。
     自木子美风波后,网民参与意识增强,对隐私进行消费的大众窥视癖引领了网络消费文化的出现。从安妮宝贝时期建立起来的女子主动权开始向男子倾斜,男性权利结构中的力量被激发,男权话语的威力通过众多的网民以民主形式完全地释放,曾经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话语权轻轻松松地转换为公众的话语暴力,使男权话语变的更加无坚不摧。男性将所注视的对象投射到网络中进行塑造。在父权制中,女性被建构为男性观看的对象,这将他置于一种对于她的权力地位,并赋予他对她的拥有权,或至少是对她的形象的拥有权。则女性的自我陶醉的快乐就在于将她们自己看做男性注视的理想化对象:一位女性始终是她自己的形象的承载者,她通过他人的目光来看自己。
     在安妮宝贝、木子美之后,独立、叛逆的女性形象日渐衰落,在男性话语权引导下,网络成为经典女性形象的制造车间。天仙妹妹神仙姐姐这种男性注视的理想化对象开始大量出现。我们面对的现实是:网络的虚拟依托于我们生存的现实,古老的爱情模式以虚拟的全新形式再一次被叙述,各种寄托男性憧憬和回忆的校园情节、小清新给男性以极大安慰。时至今日,网络文学早已被网络视频媒体技术淹没,进入了长期的萎靡。
结语
     网络的发展赋予大众话语权,但大众充分参与的网络文学带来的不是女性形象的改变。恰恰相反,虚拟世界根植于现实,网络用户越多,网络盛行的社会主流认知、主流价值观就越多,惯例的力量就越强大。在可预见的未来,网络文学所反映出来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行为方式也将遵循这样的规律。
参考文献:
     [1]郭炎武.《试论网络文学的特质及其对传统文化的超越》试论网络文学的特质及其对传统文化的超越[J].南京师范大学学报,2001.4.
     [2](法)埃莱娜·西苏,张京媛主编.美杜莎的笑声.当代女性主义文学批评[M].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
     [3](美)约翰·菲斯克,杨全强译.解读大众文化[M].南京大学出版社,2001.39.

最近相关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经济期刊]发表经济管理期刊
主管单位: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主办单位:重庆维普资讯有限公司国内统一刊号:50-9213/F国际...[全文]
[商业期刊]发表商业期刊
主管单位:中国商业联合会主办单位:中商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编辑出版:《现代商业》杂志社出...[全文]
[自然科学]发表自然科学类期刊
主管单位:科技都西南信息中心主办单位:重庆维普资讯有限公司编辑出版:《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全文]
[医药期刊]发表医药类期刊
主管单位:科技都西南信息中心主办单位:重庆维普资讯有限公司编辑出版:《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全文]
[农林期刊]发表农林类期刊
主管单位:湖南省机械工业局主办单位:湖南省农业机械管理局、湖南省农业机械研究所、湖南...[全文]
[建筑期刊]发表建筑类期刊
主管单位:科技都西南信息中心主办单位:重庆维普资讯有限公司编辑出版:《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全文]
关闭窗口 论文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