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无忧论文网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首页 > 文学论文 > 语言文字

分析王昌龄对《楚辞》的继承与超越

作者:2014-09-05 14:16:00阅读:文章来源:陕西中医学院人文科学系

  一、引言

  王昌龄,字少伯,盛唐著名诗人。他的一生中有过两次的贬滴经历,初贬至岭南,再贬至龙标(今湖南黔城),自至女史之乱爆发,他才得以北上还乡,可以说,王昌龄自入仕之后的半生时光都是在贬滴之地—荆楚地区度过的,因而他在贬滴地区的诗歌创作小可避免地受到了楚国山川河流、风土人情,文化底蕴的浸染,这其中自然会以《楚辞》中的诗歌传统为最多。

  土昌龄贬滴时期的心境和屈原放逐时期大致相当,都而对进和退、仕和隐、屈服和坚持的尖锐矛后。屈原忠于国家,却遭放逐,又始终对他们抱有朝一日蟠然悔悟的幻想,对包围在楚土周围的靳尚、子兰等群小表现出一种切齿之恨,且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虽九死而未悔;同样,王昌龄也为自己一心为国、竭忠尽智却遭贬滴的经历深感冤屈。对于他两次被贬的时间和原因,新旧《唐书》都没有明确的说明,据殷播的《河岳英灵集》中所称,他的两次被贬都是因为小或细行,昌龄自称则说是本性依然诺,得罪山己招,关于王昌龄的一生,正史记载甚少,多在笔记小说之中,然而即使是从这些有限的史传资料中,我们依然可以领会到他历经坎坷、命途多乖的生活境况和蒙冤受垢、壮志难酬的悲哀和小幸,只是,作为一名正值开元、天宝年间的盛唐诗人,王昌龄的身上还是带有着一种盛唐时代的人才有的胸怀与气魄,即使是晚年被贬至龙标,却依然能够写出便令海内休戈矛,何用班超定远侯!的旷达诗句。而屈原则山于具有古代帝土的后裔的身份、所受到的思想熏陶比较单一,以及容易走向极端的楚民族性格等原因,使屈原最终只能赴身泪罗,以生命去殉自己至死小渝的理想。而王昌龄却当自而生命危机的时候,能够吸取儒家的达观态度和道家的逍遥观念以及佛家的宿命意识来综合调试自己的心情,也能够吸取自两汉以来逐步形成的,尤其以陶渊明为代表的荆楚诗人摒弃功名富贵,归隐田园,淡泊人生的精神,因而在他的贬滴诗歌中多了份进退自如、宠辱小惊的恬淡成分。

  正是有了这种思想和现实处境的异同,使得王昌龄贬滴诗歌的思想感情和艺术风格,都在很大程度上继承了《楚辞》的诗歌传统,却又有属于自己的一定新变。正如清人沈德潜在《唐诗别裁集》中所说的:龙标绝句,深情幽怨,意指微茫,令人测之无端,玩之无尽,谓之唐人《骚》语可。从这句评语中我们可以揣测出,在沈德潜的心目中,王昌龄的诗歌是可以看做盛唐时代的《离骚》的,因为它既有《离骚》中哀怨感伤,发愤抒情的骚怨精神,也有盛唐时代的博大胸襟和气度,正所谓是既有继承,也有超越。

  二、王昌龄的送别诗在思想感情上对《楚辞》的接受与开拓

  王昌龄贬滴诗中的送别诗在思想感情上的确发扬了屈原《离骚》的哀怨感伤,发愤抒情的传统,小仅充分地表达了自己对怀才小遇、远滴蛮荒,朝廷小人得志、党人偷乐的残酷现实的小平与反抗,也表达了自己对亲朋好友的小舍与思念之情。只小过《离骚》在抒情时显得外露而奔放,如高山飞瀑,一泻千里,乃至班固、朱熹批评屈原《离骚》露才扬己、怨忍激发而小可以为训;而王昌龄作诗,则重在寓情于景,情景交融,表露心绪的手法较为含蓄曲折,尤其擅长塑造意境,闻一多先生就曾说过,就艺术言,唐诗造诣最高的作品,当推王昌龄,土之涣,李自诸人的七绝这里所指的艺术,即是关于诗歌意境的塑造,如《送魏二》一诗:

  醉别江楼橘袖香,江风引雨入舟凉。忆君遥在潇湘月,愁听清猿梦里长。

  这首诗是王昌龄贬为龙标时所作,半生的漂泊无定使得诗人的心中有着浓郁的漂寓之感,漫长的求名之路上,没有一个归宿,所渴求的东西永远渺若星辰,这种落寞而又哀伤的心绪促使他需要一个情感的依托点,而这个基点便是屈原。千年之前的楚国大地上漂泊着信而见疑,忠而被谤的三大夫的孤独身影,千年之后在他行吟的地方拘笼着的是命运多并、无罪见弃的土昌龄的落魄形迹,相似的心情,同样的土地,强烈的归依感使得土昌龄自然而然地也在文学创作上继承了《楚辞》中的诗歌传统,在他贬滴时期的诗歌中,尤其是送别诗中都蕴含着一种浓郁的感伤情怀。

  橘袖香,潇湘月,清猿愁,这些极具楚国特征的意象通过王昌龄的笔法女排营造出了一种一派萧瑟凄楚之意,让读者们极易身临其中,感同身受。而清人沈德潜曾说过,盛唐人绝句有余蕴,即是给读者们留下了更多的想象余地,这首诗中的前两句就是如此,诗人的心情虽然伤感留恋,但却又描绘的非常含蓄,这也是王昌龄小同于屈原高山飞瀑,一泻千里的抒情风格。诗中上两句写送别,对于惜别则只是从环境描写中作了一些暗示,而将它留在下两句中来写,但又小说自己为离别感到惋惜,而只写朋友和自己分别之后所遇到的景物以及所具有的心情,他想到的是魏二和自己分别之后,在遥远的潇湘之上,愁听猴猿清幽的帝声,就连睡梦之中都无法摒斥。这里显然是用一个虚拟的情景来展示朋友行旅中的孤寂和在这种孤寂环境中的愁苦心情,但更主要的则是同时展示了自己对于朋友的同情和留恋之情。沈祖菜先生对此曾评价说:这种用虚拟的办法来书写心情,是诗人所常用的手段之一。他(即土昌龄)借助于想象,能够扩大意境,深化主题。

  然而,王昌龄贬滴诗歌中的送别诗也小尽是凄楚伤感之作,作为一个生活在盛唐时代的诗人,他的身上必然还带有着一种博大的胸襟和气度,小然他也是无法写出那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的宏伟气象的,即使身处于人生落魄之时,他依然还拥有着一种振奋的精神和胜利的信心,如《送柴侍御》:

  这首诗也是王昌龄左迁龙标时所作,同为送别诗作,这首诗却全然小见孤寂悲愁的色彩,更多的是洋溢着一种积极向上的乐观主义精神。

  自古以来,人之常情都是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但王昌龄在此诗中却首先道出送君小觉有离伤,别出心裁,向读者们提出了一个疑问,在诗篇的三四两句中又借景抒情,巧妙地做出了回答:我们分别后虽身处两地,但江河云幽,青山明月,都在把我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都在为我们传递着思念的友情。比起前一首送别诗来看,这首诗中的送别之情,小见凄风苦幽,反见青山明月,小见悲伤愁苦,反间高洁旷达,自有一种盛唐宏大的气象蕴含其中。

  远滴蛮荒,哀怨激愤,但却又小像屈原一般一味地幽怨伤感,而是以理智旷达的态度,含蓄曲折的手法来书写自己的难言之痛,在王昌龄贬滴时期的送别诗中还有很多,如《留别武陵哀.《送李白游江东》、《送郭司仓》、《西江寄越弟》、《送薛大赴女陆》等等,这些送别诗既继承了屈原《离骚》中的感伤情怀,又融入了王昌龄豁达乐观的心态,在思想感情上可谓是既有接受,也有开拓。

  三、王昌龄的山水诗与《楚辞》在景物描写和意境构造上的异曲同工

  山于仕途遭遇相似,创作心态相近,而对的南楚蛮荒之自然环境和尚巫信鬼的文化氛围相同,以及用诗来言志的艺术追求同调,使得王昌龄在诗歌的景物描写和意境构造上与屈原有着极为相似之处:都通过对荆楚地区山深谷永、云遮雾罩的自然环境和幽静清丽、珍奇独特的景物描写来构筑一种适合表达自己心情的艺术氛围,营造出超凡脱俗、情与景水乳交融的幽独意境,如《听流人水调子》:

  对于此诗,闻一多先生曾有过如下评论,他说:首句中‘枫林’二字将《楚辞,招魂》的意境全盘托出,次句是用乐音写流人的心境,三四两句是写将千重万重山幽收来眼底,化作泪泉,客心的酸楚便可在弦外领略了。《招魂》是在怀土死后,屈原为招怀土之魂而作。全诗山引言、正文、乱辞三部分组成,内容主要是以宏美的屋宇、奢华的服饰、艳丽的姬妾、精致的饮食以及繁盛的舞乐,来招楚怀土的亡魂。《招魂》可能是在招魂仪式中演唱的,但从那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魂兮归来哀江南的呼唤声中,我们亦可感受到屈原对于楚国故土的极度热爱和眷恋。

  而王昌龄一生仕途多并,屡遭贬滴,荆楚山水虽美小胜收,却依然抵小过对于家乡亲人好友的思念。迁客,迁客,他半生都是异乡的客人,漫无目的的贬滴之路上,只有那一片孤舟,一轮残月陪伴着自己,而小知何处传来的浅浅筝音衬着那潺潺的溪水,将山岭之外的点点微幽都化作了自己眼底的泪痕。这首诗中,王昌龄通过一系列极具楚国风格的意象营造出了一种悲伤凄凉的意境,同时他将自己的心境也融入其中,将心中的那份浓郁的客寓意识委婉含蓄地表达了出来,令旁人读来也小禁潜然泪下。

  又如其《巴陵别刘处士》:

  刘生隐岳阳,心远洞庭水。掩帆入山郭,一宿楚云里。竹映秋馆深,月寒江风起。烟波桂阳接,日夕数千里。娟娟清夜猿,孤舟坐如此。湘中有来雁,雨雪候音旨。

  李云逸先生在《王昌龄诗注》中认为这首诗是开元二一五年的秋天土昌龄滴赴岭南途经巴陵时所作,此诗虽然也可归为送别诗,但诗歌中有关荆楚地区的自然山水意象却俯拾皆是,洞庭湖水上是烟波浩渺,岳阳桂阳之间是千里之遥,冷月江风中弥漫了哀哀猿帝,雁过湘江终于带来了友人的消息,一派凄清渺茫的潇湘景致中蕴涵着依依的离别之情,宛如一幅凄清幽冷的楚国泼墨山水。笔者也曾阅读统计过王昌龄所有的贬滴诗歌,它们无一小沽染了楚地所特有的地域特色,而这种地域特色的自观表现,便是通过作者别致的物象选择和意境构造上的独特的审美感受来实现的。笔者发现,王昌龄的贬滴诗偏爱使用楚地所特有且传统的冷月、江水,楚山、大雁、孤舟、枫林、橘树、猿帝等。凄厉的猿帝,漂泊的孤舟可以说是羁旅征途的语码,表现了思归的凄凉情感和羁旅征途的孤寂无助,另外,潇湘多流水,而江水的流动正代表了诗人情感中柔软脆弱的那一而,被王昌龄赋子了贬滴的意味,成为了他漫长无望的贬滴生涯中的一个动态参照。

  王昌龄的贬滴山水诗和《楚辞》在写景抒情、意境构造上又有小同之处,《楚辞》总是写景抒情交错进行,景物只是为强烈的抒情起铺垫和烘托作用,且意境构造虚实结介,诗歌中有明显的主观形象。王昌龄在这一点上充分继承了《楚辞》中的诗歌传统,意境的塑造,诗人主观形象的融入都有着非常明显的《楚辞》风格,但是,土昌龄的山水诗歌更有着属于自己的风格特色,他多以客观的景物描写为主,尤其是那些写景绝句,偏重于荆楚地区清冷、幽奇、奇异的山川景物,构造出一种言微吕远,语浅情深的绝妙意境,将主观之情充分地渗入足已触及心灵的意境之中,融主客于一体,即使是有情绪表露,也多为忘情山水,厌倦尘世之意,且多委婉平和,绝小像《楚辞》那样外露和激越,景物描写和意境构造都采用实写,没有了《楚辞》中变化万端的虚幻成分。如《太湖秋夕》:

  水宿烟雨寒,洞庭霜落微。月明移舟去,夜静魂梦归。暗觉海风度,萧萧闻雁飞。

  天宝前期,王昌龄曾任江宁,有过润州(今江苏镇江)、广陵(今江苏扬州)以及太湖之游,本诗即作于此时。王昌龄任江宁是在贬滴岭南之后,亦即是说他已经领略过荆楚地域的山水文化,诗作之中也初步显露了这一地域的另类特色,这首诗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诗中景物虽非荆楚地区之物,但字里行间却流露出了浓郁的清湘气息,有一种淡淡的萧瑟感伤气氛,况且小拘句数是楚国古歌谣到《楚辞》形成的久远的诗歌传统,许多流寓到楚地的诗人,就受到其影响,尤其在六句诗方而比较明显,如柳宗元、杜甫等到楚地之后便创作了小少的六句诗。而如果从诗歌的情感脉络来看,这首《太湖秋夕》如果没有最后一联,便成了一首纯粹的写景绝句,无法表达诗人心中那种怅然若失、思乡心切的心情,其实此联恰好委婉地将客观之景与主观之情勾连了起来,具有点睛之妙。

  四、王昌龄的访僧问道诗在隐逸思想上对《楚辞》的继承与发扬

  王昌龄在荆楚地区辗转徘徊近半生,第二次贬滴至龙标更是在此地足足滞留了一年,可以说,他的贬滴诗歌必会受到荆楚诗歌传统的深厚熏陶。从其在武陵地区(今湖南省常德市)所创作的访僧问道诗来看,就带有《楚辞?渔父》中所流露出来的逍遥观念,只是《渔父》中的逍遥高蹈带有浓厚的神秘色彩,具有虚构幻化的特征,小能算作真正意义上的隐逸题材的诗歌,但即使如此,它毕竟成为了荆楚隐逸诗歌的源头,对于王昌龄的贬滴诗歌具有一种理念上的启示意义,如《武陵开元观黄炼师院》:

  松间白发黄尊师,童子烧香禹步时。欲访桃园入溪路,忽闻鸡犬使人疑。(其一)

  先贤盛说桃花源,尘泰何堪武陵郡!闻道秦时避地人,至今不与人通问。(其二)

  山观空虚清静门,从官役吏扰尘喧。暂因问俗到真境,便欲投诚依道源。(其三)

  仕和隐从来都是文人墨客们心中永远的两个结,而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有道则见,无道则隐也历来都是中国文人的传统,作为僻远卑湿、远离京城的贬滴之所的荆楚地区,迁滴之人中,虽亦有如范仲淹所说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每饭小忘君父的忠贞之士,然而对于小为君主及时代所容的人来说,纵有忧君忧民之心,亦是无可奈何的,倒小如独善其身来得更现实一些。何况,湘楚大地上也早有着隐逸避世的传统。《论语?微子》章中记载的楚狂接舆的故事、长沮某溺祸而耕的故事、子路遇荷丈人的故事,就都反映了楚国的隐士们身处乱世则隐退以全其德的思想。王昌龄一生命途多并,连遭贬滴,心中自然有所冤屈小平之意,他身在荆楚之地,感受到了《楚辞?渔父》中逍遥高蹈的隐逸之风,又曾在赴龙标之途中在武陵地区留居过一段时间,想起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记》,心中也必是有所感慨的,因而在此期间,他曾一日气创作了四首访僧问道的诗歌,除了上文所列举的一题三首之外,还有一首《武陵龙兴观黄道士房问易因题》,这两题四首诗反映的都是土昌龄在武陵拜访两位黄姓道士的真实记录,也展现了他对于道家隐逸思想问题的追问与向之情。而《武陵开元观黄炼师院三首》这一题三首诗表而上是写开元观黄炼师幽静平和的修炼气质,实际上是借对传说中世外桃源境界气氛的渲染,暗示自己对道家退隐自全、洁身自好人生观的追慕和向们。如其第二首中便专门以精炼简洁的语言再现了桃花源的盛况,并说明,桃花源人民女宁避世的生活是容小得俗世半点的惊扰和站污(尘泰何堪武陵郡)的,那样的怡然自乐的生活是红尘俗世中的人,当然也包括诗人自己一种可望而小可即的境界,也许正因为求而小得,王昌龄才会转而访僧问道,暂因问俗到真境,便欲投诚依道源,心中希冀着能够从道家的出世隐逸思想中得到些许的慰藉和片刻的宁静。

  总的说来,王昌龄在这一题材的诗歌方而,首先是受到了《楚辞》中隐逸思想的源头的理念启发,又受到了陶渊明的古风影响以及道家出世观念的浸染熏陶,才有了如今自成一派的自家隐逸风格的访僧问道诗。

  五、结语

  总之,王昌龄在贬滴期间的诗歌创作,山于创作心态和屈原大同小异,所而对的荆楚地区的自然、文化环境完全相同,使得他的诗歌创作小可避免地受到荆楚诗歌,尤其是《楚辞》诗歌传统的影响,流露出浓郁的荆楚地域气息。但山于王昌龄毕竟是在中原文化中成长起来的,其思想和学识修养都带有北方文化杂取百家的痕迹,以至其在诗歌的思想感情上,对《楚辞》的诗歌传统既有因承又有开拓。然而,总的看来,山于荆楚文化和《楚辞》中诗歌传统的独特魅力,以及他半生都在荆楚地区流连徘徊,使得他的诗歌尤其是贬滴期间的诗歌深深地打上了荆楚烙印,也正是如此,才使得他的诗歌成为最具特色的南楚绝唱而蜚声中国古代诗坛,流响至今。

最近相关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经济期刊]发表经济管理期刊
主管单位: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主办单位:重庆维普资讯有限公司国内统一刊号:50-9213/F国际...[全文]
[商业期刊]发表商业期刊
主管单位:中国商业联合会主办单位:中商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编辑出版:《现代商业》杂志社出...[全文]
[自然科学]发表自然科学类期刊
主管单位:科技都西南信息中心主办单位:重庆维普资讯有限公司编辑出版:《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全文]
[医药期刊]发表医药类期刊
主管单位:科技都西南信息中心主办单位:重庆维普资讯有限公司编辑出版:《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全文]
[农林期刊]发表农林类期刊
主管单位:湖南省机械工业局主办单位:湖南省农业机械管理局、湖南省农业机械研究所、湖南...[全文]
[建筑期刊]发表建筑类期刊
主管单位:科技都西南信息中心主办单位:重庆维普资讯有限公司编辑出版:《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全文]
关闭窗口 论文咨询